九局下,二出局,第5-6集●進出紅色危險區域的兩個人
圖片由韓國電視台MBC提供 謝謝借圖
九局下,二出局,第5-6集●進出紅色危險區域的兩個人
在這2集之中,總會有一個浮上心頭的疑問,那就是,這麼速配的兩個人,為什麼他們可以這樣一直不斷錯過30年?最有可能的原因,或許就在於他們喜歡彼此的時點不同,從很多回顧的片段裡,可以得知,這兩個人,都曾在不同的時間點,喜歡過對方,一開始喜歡上的人,是蘭熙。當蘭熙學生時代,藉著假寐,透過鏡子的角度,偷看在弄音樂盤的烔泰,她就是在喜歡這個男孩,只是蘭熙只敢默默地注視他,不敢有任何表現,或許是少女矜持,或許是害怕失敗,總之,她從沒開口表明,而那時的烔泰,可以很肯定的,他只是喜歡跟這個女孩相處,而他誤以為,那是友情而已。直到俊穆追求蘭熙,蘭熙答應與他交往之後,烔泰的心情才開始有了轉變。炯泰或許是直到蘭熙的眼中有了其他男人的身影後,才開始在心裡發酸,他才突然發現,原來蘭熙談起戀愛的樣子是如此明媚動人,那一刻,他才隱隱察覺到自己的心意,原來他早已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,喜歡上這個現在正看著別人的女人。可是時機已然錯過,他只有黯然接受。眼中卻總是閃過那一絲絲落寞,但也只有身為局外人的俊穆才能看透,當事者的蘭熙,根本無法查覺到炯泰絲毫心意,因為,她在接受俊穆之後,早在八百年前就認為,炯泰與她無法再跨進一步,那段在希望與挫折不斷往返的時光,只是回憶,她與他,只能做一輩子的好友。再接著,炯泰的身邊,出現了那個吉他手女友,炯泰的感情有了寄託,他與蘭熙,就更加不可能發展,他們的關係,就一直保持著這種溫度就這樣,她與他停留在原點。所以他們之間,最大的問題,就在於他們一直認為對方的心裡,屬於愛情的那塊並沒有自己!這三十年來,在十七歲到二十七歲這之間他們不斷地微微察覺到自己內心,接著很習慣性地去惦量自己在對方心裡的分量,每一次,他們得到的結論皆是,對方眼中的自己只是朋友,蘭熙永遠以為炯泰忘不掉前女友,炯泰一直相信蘭熙對俊穆還在意。沒有一個人,想要去破壞現有的友好,因為,跨越過朋友的界線後,未來太不能夠預期,如果失敗了呢,一旦想到或許會失去30年的朋友,他們就會馬上止步,不讓自己進入紅色的危險區域。所以當俊穆對炯泰說,我們是因為你才分手,難道炯泰的心沒有一動嗎? 很難。他的表情,就是訝然,接著騷動,只是蘭熙沒有做任何承認,他就順著她的反應不再做任何深思。不過,他真的很在意蘭熙和俊穆曾在一起的事情,從?泰去運動時所展現的性格,就可以知道這個男人天生喜歡逞勇,只要他在意,又有人跟他比,他一定會永遠比下去,即使對方並沒有那個意思,他就是會天性的撐到最後一秒鐘,所以,他才會那麼在意,當年的醋飯,和現在工作的競爭,如果可以,他可能會希望不要再跟俊穆糾葛下去,俊穆別再擾亂現在他與蘭熙之間的生活,在他要求蘭熙一起做醋飯、絞盡腦汁要想出比俊穆更強的創意,在這些的事情上,都可以看見他在心裡暗暗地說,我要贏,的強大氣勢,炯泰的戰鬥力全開,可以說,百分之七十,都是為了蘭熙,只是自己不自覺而已。至於蘭熙,早說了,在八百年前那場沒結果的單相思結束後,她就再也沒想過2個人之間的可能性,對炯泰的在乎,早就變成了她如同喝水、睡覺般自然,也只有愛過她的男人才會瞭解,炯泰對她的意義有多特別,所以俊穆才會淡淡地說了一句酸意十足的話,妳還是對炯泰的行程瞭若指掌啊…這句話代表什麼意思,它代表著,在她與俊穆交往的同時,炯泰仍占著蘭熙生命中大部份的空間,而且好像一直以來都沒有改變過。還有一點,就是他們相處的時間已經太長太久,當初的那些心動,都太久遠,所以被壓在心底的最深處,對他們,那個只是曾經,蘭熙與炯泰並不是剛開始認識的男女,還有用不完的新鮮感與熱情,他們早已把對彼此的好感,當成是一種習慣,以為這樣才是正常,在27歲到30歲這3年,蘭熙就只是做好一個朋友的角色,陪伴在被拋棄的炯泰身邊,如此而已。他們之間的距離,是因為同住,才漸漸改變,到了第五集,他們同處在同一個生活空間,擁有一樣的作息,在過了快2個月的時光後,慢慢會在乎起比當朋友,更加親密的事情,開始會在意對方吃飯了沒有,工作幾點回到家,會不自覺的等對方進門,然後,若太久沒看到對方,開始會有想念的痕跡。但是這兩個男女,比較快有感覺到彼此不對勁的人,是炯泰。或許是因為蘭熙身邊有政洙的愛情,所以對太靠近的兩人過份親暱,她並不太在意,可是炯泰不同,他身邊的位置,是空的,他的心,現在也是空的,當他做了那個與蘭熙接吻的夢之後,很難不開始感到困惑,為什麼我會做這樣的夢?接著,發覺自己對蘭熙的嘮叨上癮,還對著睡到毫無防範的蘭熙感到口乾舌燥,他肯定有偷偷地為了他對蘭熙的在意,感到心慌。但是這樣的他,在第五六集中,還是任由自己的情感慢慢擴張發展,對於新的感情,智善的出現,他還是在拚命拒絕,那樣的行徑或許可以解讀為,他並不排斥這樣的發展,他已經漸漸喜歡外加習慣蘭熙的陪伴,當他叫蘭熙幫他送貼身衣物和西裝去公司時,難道不是故意的嗎?我認為,故意的機率居多,是想在上戰場的前一刻,見一下蘭熙,好讓自己獲得更多勇氣,當炯泰繫上蘭熙送給他的領帶,那樣志得意滿的樣子,就像是個剛被愛人披上盔甲的戰士,威風且滿足。所以,在工作獲得勝利的那個時刻,他只想要跟蘭熙兩個人在獨處下慶功,不想被誰打擾,那時的炯泰,才又再一次看透自己的內心,原來他喜歡蘭熙,只是他不認為,蘭熙也對他有同等的感覺,她在炯泰的面前,永遠沒有嬌羞,只有坦然,這樣的蘭熙,讓炯泰無法感受她對本身有任何一絲的愛意,所以他倒在門口的內心獨白…怦怦做跳的心,只是長時間以來單相思的痕跡而已…這是他早已經預設好的立場,而蘭熙呢,根本什麼都不知情。第五、六集,其實是在演關於這個男人獨自的騷動而已。所以,基本上,不能怪罪蘭熙神經大條,而是,炯泰始終沒流露出半點情緒,她根本無法意識到,面前的這個男人,有任何愛著她的念頭,當她看到智善的努力與積極,她才可以如此坦然大方,給了智善勾引炯泰的機會,在她的認知裡,智善是炯泰自從吉他手走後,第一個在她面前提過的女人,她當然必須為炯泰做些什麼,即使心裡,有點惆悵。政洙與智善的出現,可以說,是將炯泰喚回現實,重看第六集後,我更覺得炯泰其實十分深情,
他總是站在蘭熙的立場想的多,他肯定替蘭熙感到心疼,炯泰根本從未看好過蘭熙和政洙,對政洙可以說是敵意深厚,若不是蘭熙表現得很像沒有政洙會過不下去,十分認真的樣子,這才讓炯泰選擇假裝忽略,其實在他的心裡的獨白,大概是,要不是蘭熙不愛我,不然我一定會怎樣怎樣…智善對炯泰的意義,大概僅止於,覺得漂亮,且善解人意,對於她的主動追求,感到內疚而已,如果不是因為,蘭熙,他大概不會接受這個女人。炯泰是什麼時候開始死心,強迫自己要對蘭熙感到坦然呢?其實在第六集,處處透露著,炯泰告訴自己必須要死心的痕跡,例如,當智善代替蘭熙要幫他開慶功宴的時候…例如,當蘭熙沒有意識的說,我們還是當朋友可以維持一輩子,這樣最好的時候…例如,當蘭熙為了政洙開始煩惱、憂愁自己年齡的時候…在第六集末的那場相親,其實是炯泰在對蘭熙表達最後的愛意,他帶領蘭熙,去享受一場專屬成人式的約會,告訴她,他與政洙所代表的差異,蘭熙當然心動,但是她仍然認為炯泰只是在開玩笑,完全沒想到,炯泰的那一句,來我這邊吧,有多認真。所以,在蘭熙接到政朱電話,立刻飛奔下樓的那一瞬間,我可以想像炯泰的臉,是有多麼沉重。下一篇:九局下二出局7.8 尋找完美鄰居的方法1-6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林志穎

rtckqlk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